实习心得范文

时间:2018-06-03 编辑:思颖 手机版

  一个多星期前,我们财务中心招来两个妹子实习生,她们的主要工作是帮忙整理单据或者盖月饼章。

  妹子们上班第一天,规规矩矩的,见男的就喊哥,见女的就喊姐。眼见教养礼貌是有的,那一声声“姐”放在我身上,还是点不习惯。虽然吧,人家95后小姑娘,管我这个已经毕业两年的人儿叫“姐”,也实在太应该了。

  但这感觉就如同是,刚过完个暑假回来,后面就一堆堆更年轻更貌美的妹子管我们叫“师姐”。我们都以为自己还很小,没想到我们“小师妹”的专属名词那么快就花落别人家了。

  好吧,人家都管叫你姐,我们成年人肯定也要懂礼数的。当然也会抛给对方一个暖心的微笑,加上一句走心的话:“以后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你开口就是了。”

  办公室几个人平时午休都是拼些凳子躺着睡的,能躺着当然就不会趴着了。趴着睡,流一桌的口水先不说,重要的是,起来后那两胳膊难受呀。

  新来的A姑娘见状,第二天就着午休的点左顾右盼,心想这闺女要干啥嘛。她终于问出口了:“这凳子有没有人睡的?”

  一同事闻声赶紧回话:“我要睡的!”似乎迟疑一秒,这凳子就会被她生生扛走似的。然后,另一同事又热心过来搭话了:“这里刚好有个柜子呀,你拉张凳子过来拼着应该就可以睡了。”

  A姑娘点头默认这是个good idea,便把自己屁股贴了一个早上的凳子搬过来。可以还是不够长,便求助另一同事能不能借她张凳子。

  随后,我们就看见了一个带着眼罩、还不脱鞋的姑娘特别坦荡荡地躺在了门口的那柜子上。正对着门口这么躺着一个大活人,还挺怪瘆人嘞。

  第二天,一同事见我拿起平时抹手的毛巾,说:“这毛巾,你洗过了吗?昨天小姑娘随手抄起抹了那柜子的尘,完事后,直接搁回这里了。”

  那一刻,我对A姑娘的那个好感啊,一下子降了一个level。说好的礼貌教养都去哪了,真把这里的一切都当公共用品了呀?好嘛,不就是脏了吗,洗洗不就完事了吗?

  临近下班时,A姑娘听说我要去食堂吃饭,让我到时一起叫上她。吃饭时那十来分钟,她的嘴巴忙的不亦乐乎,一边嚼着饭菜,一边跟我套近乎,抛出一堆问题。例如,我在这里做了多久呀,我是哪里人呀,我现在住哪呀,房租贵不贵呀,跟别人合租,还是自己住呀……

  我这都还饿着呢,真的不欢喜被问了那么多,只能简单地回答了她。我吃饱时,她碗里的饭还没动过似的,眼看是要等个十分钟。毕竟,第一次跟人家吃饭,何况她还是个新人,我总不能自己吃完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吧。等呗,继续回答她抛过来的问题。我们那么能聊,旁人一定会觉得我们是好朋友呢。

  几天后,一同事跟我坦诚相对:“你有没有觉得那A姑娘太过主动了,跟谁感觉都自来熟。那天我凳子的那个抱枕,她问都没问,就直接拿来用。也不脱鞋,直接把脚伸在我的凳子上。好不喜欢她呀……”

  回想我入职的第一天,开了一同事的电脑却忘了关机。第二天,她一脸不高兴地盘问,谁那么讨厌开了她的电脑还不关机。那会,我条件反射地低头道歉。前几个月的午休,我都是在自己那张旋转凳上坐着的。后来,有同事就特别关心地建议我也去搬几张凳子回来跟大家一起到会议室那边睡,这样会舒服很多的。

  A姑娘才来这么几天,就有人表明立场不喜欢她了,挺可惜的。辗转又听到挨近领导坐的一同事说:“那天领导说有个妹子在电话那头一个劲地问,实习是不是做财务相关的工作?到时转正后能不能做账?原来那是A姑娘啊!不过领导也说了,她那么着急,以后恐怕不能留她。”

  混在职场,别以为跟人家认识一两个月,就自我感觉爆棚并断言你们相见恨晚,生死之交,然后整天忙乎乎地关心人家这呀那呀。人家都嫌家里老妈子唠叨呢,你还非得要费尽洪荒之力往枪口上堵。

  关心同事是好事,但别忘了你毕竟不是人家妈咪,人家毕竟也不是你闺女,适可而止就好。别到头来,你的掏心掏肺搞到招人嫌的地步。

  职场不同于校园,不仅要求我们要长心,而且要求我们要走心。作为一职场菜鸟,我们都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努力积极主动换取前辈的认可。我们都想和同事混成一片,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自来熟。我们都想用最快的速度能接触到专业性工作,而不是乱七八糟的打杂。

  可是,财务这个职业往往要求更多的工作经验。你没有足够的工作经验,社会实践也一般,你就想这一进去就能大展宏图,自编自导个全盘账。作为过来人,我在这里只能呵呵了,但也祝你好运吧。

  去年部门同样也来了两个可爱的小女生,一看就是知道是爸妈平日捧在手心里的宝。娇滴滴水灵灵的模样,搞得要干苦力活搬凭证时都不敢叫她们搭把手。

  一段时间后,我们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氛围下,我们聊起了实习的那些苦逼事。她们抱怨每天都是盖各种章,而我说那时我还每天做苦力呢。她们说:“如果我们是你的话,肯定不干了。我们是来财务部实习的,顾名思义就是做与财务相关的工作呀,为什么还要让你们去其他工作?”

  这让我想起了王小柔在《乐意》里写过的的一段特别“无我”并争着“开屏”的实习经历:每天我们早到,负责“物业”,那办公室收拾得跟压根没人待过似的。等师傅们都到了,我们负责把他们带的饭送到食堂,到点儿给热上。中午有孩子来办公室找父母的,我们负责陪孩子玩。大家耳朵都支棱着,哪个人要咳嗽,立刻拿暖壶给倒水,谁要杯子见空,不能等人家屁股从椅子上抬起来,马上茶水又续满。哪个师傅要能喊我们当中的谁一声,受宠一般赶紧奔过去,能跑个腿儿什么的那是美差……

  看完这么一段话,心理平衡了不少,谁的实习不是从打杂开始的呢?

  过后,她们还问起了转正的事,她们都想当然拿到毕业证后就可以顺其自然地转正了。可是,一天临近下班时,不经意听到领导跟她们在会议室里谈起心来了。最后的结果是:从明天起,她们不用过来上班了。

  对于这个消息,我们一点都不惊讶,自然也明白领导辞掉她俩的一个重要原因——公主病太严重了,把公司当家,把同事当妈。

  她们来了两个多月,每次下班后,她们的那桌面都如同狂风暴雨刚路过,剩下的永远是一片狼藉的落寞。盖过章的废纸,涂鸦过的废纸,塑料袋,糖果纸以及她们个人用过的手帕纸,统统霸气侧漏赤裸裸地摊在那原本整洁干净的桌面。

  常听说,你的办公桌面就是你日常生活的缩影。每每看到这么一幕,都特别替这俩姑娘着急。对她们来说,我最多也就是个师姐,也不好点评人家闺女咋样咋样的。

  最多给她们个温馨提示,是该收拾收拾了。事实证明,温馨提示的药效只能治一次病。第二天,原先是嘛样的就必定是嘛样的。多次后,我主动放弃治疗了。每当我们需要用那张桌子时必须要抽刀上阵,啪啦啪啦来个大清洁。

  此外,她们的主动性欠佳,当完成手头的一件事时,绝不会主动问你要不要帮忙的。我们几个人在会议室里订凭证,她俩却在一边慢悠悠地盖着发票章,一边盯着手机屏幕的视频,还时不时低声细语咬耳朵,情到极致时就毫无顾忌了。

  敢情把我们这些“前辈”当空气了。还遇见了几次到了上班的点,俩姑娘还趴着桌子上继续睡觉。当我们找资料的声音惊醒她们时,她们一脸睡眼惺忪又有几分心虚地瞟一眼我们,慌乱进入工作状态。

  上课那时,老师总爱说那句:“别以为我看不到你们在干什么啊!我可都看得一清二楚!”年少不懂事的我们,就这么被老师吓大的。如今发现,这经典名言用在职场也不为过。

  在工作上走不走心,老板领导心中也是有数的。绝大部分老板都是希望女的可以当男用,男的可以当牛用。她俩却要来当公主的,领导这下只好“翻脸不认人”了。

  也许在被辞掉的那一刻,她们心中很多问号?有些事吧,别人说得再多,也不如亲身经历一次来得深刻。职场真的不是家,再好的同事也不是妈。既然拿了这份工资,还是长点心为妙,耍小聪明是过夜会变馊的。职场嘛,无非就是要么走心,要么走人!

  那一年,我们十几个同学一起去了一家餐饮公司实习。那天,那集团的财务总监带着财务经理过来招聘。心想着总监都来了,应该挺靠谱的吧。敲定人选后,学校还派专车送我们到实习公司。

  当我们屏气围着一个桌子坐下来时,进来了几个领导的人物。当着我们的面,点兵点将似的把我们安排到几个分公司。领导走后,我们面面相觑,那个后悔啊!以为傍上了一个好的主,眼前的事实却让我们的心碎了一地。

  出来前,老师语重心长地说:“去到单位后,要积极要主动,耍脾气千万要不得。你们是带着学校的名誉去的,千万不要搞砸了,以后的师弟师妹还有没有机会去到那单位实习还得指望你们啊!”

  学校的名誉,我们哪敢丢,唯有乖乖地服从安排。虽说包住,可是那个揪心啊。我们统一被安排在厂区的宿舍,大部分同学每天早上要六点起床,挤完公交再挤地铁,折腾一个多钟,到达市区的店面。

  说好的财务实习生,却被安排在一线的岗位上,收银、服务员甚至客服,每天累得跟狗似的。晚上,就着那么点时间,我们拉凳子围成圈,肆无忌惮地吐槽。可是第二天早上当闹钟响时,我们又乖乖地上班去。

  我被留在厂区财务中心,一大波人羡慕我不用每天跑来跑去。可是吧,她们没有看见我跟另外两个女生把那四十多个的一米八高的凭证柜子挪来挪去累成狗的模样。更没有看见,我们用尽吃奶的力把那接近10年的凭证来了一次乾坤大挪移。

  更狗血的事,我还被安排去车间当了两天流水线工人。一开始还挺兴奋,因为听说去车间帮忙的,会有100多块的补贴。作为一个穷学生,我总不能跟钱过不去呀。本来就是社会主义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

  由于是做食品的,卫生方面肯定不敢有所懈怠。进车间前,得把自己裹成个木乃伊,只露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这装扮,敢情去银行打劫得了。

  手忙脚乱地站着忙乎了一整天,连水都不敢多喝,一个早上只去了一趟厕所。上厕所前,得卸下全身装备,回来时又得左套右套的。一整天下来,只剩下半条命了。在流水线上,没有“快准狠”的要领,你就等着组长用口水喷死你吧。

  一天晚上,听说两同学11点多都还没回来。我们得赶紧联系,担心他们发生了什么事。电话那头透着疲惫的声音:“我们今晚回不去了,得留下来加班打包发货。”同是天涯沦落人,做客服已经够憋屈的了,这下还被下放到仓库打包发货!

  我们这实习简直就是呵呵呵,大多数人不仅没有做到相关的财务工作,而且还廉价地贱卖自己的劳动力。憋屈闹心时,我们也特想一走了之。但想到老师的那番话,我们还是咬紧牙根坚持了下来。

  最后,我们结束了实习,回到了学校。老师那边得到企业的反馈:我们这一届的实习生做得很不错。以至于,跟第二年去实习的师弟师妹比较后,还是一致认为我们这一届好。

  走出校园,我们心里装有伟大蓝图。一进职场,就想着挽起袖子大干一场。更憧憬着,几年后要成为个管理层人物,再几年后要实现个财务自由。我们也曾遥想过:毕业后的自己会坐在甲级办公楼,会变得知性成熟,举手投足间,就是一个光鲜亮丽的白领。

  可是,没有丰富的经验,没有211/985的学历,没有过硬的家庭背景,现实要求我们从最基层做起。我们抱着一颗虚心请教和积极主动的心,在前辈间流连穿梭、战战兢兢。吃着土,打着杂。

  有时,我们也很憋屈,怎么理想跟现实相差得那么遥远?但是吧,熬不过去的永远都是坎,熬过去的才是路!

实习心得范文相关推荐